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千絮语

友情.爱情.亲情的倾诉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和阿拉伯女秘书刻骨铭心的跨国恋情  

2011-03-01 08:38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我受中国政府派遣,到北非国家—阿尔及利亚做技术咨询专家。到达阿尔及利亚之前,我一直有一种错觉,总以为非洲是黑人的天下,像在中非一样,到处都是黑皮肤,厚嘴唇,头发卷曲着,活像干枯了的杂草。然而,一踏上这片土地,眼前闪现的竟是一群群英俊潇洒的白脸小伙和如花似玉的妙龄姑娘,就连中、老年人,同样个个白白净净,潇洒利落,男士风度翩翩,女士风情脉脉,如不认真观察,还真的与法国人看不出两样。

        按照该国国土资源部的安排,我被送到国土资源发展规划机构(类似于我国的经济开发区)上班。规划机构的级别很高,设本部和多个专业局,专家在本部上班,但需要抽出一定时间,轮流到专业局指导工作,于是,在我和局长们的女秘书之间发生了许多感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国专家到各局指导工作,局长们自然非常热情、高兴、友好,然而,更热情、更高兴、更友好甚至于激动万分的,还是他们的女秘书。阿尔及利亚曾一度沦为法国殖民地,战乱年代,许多阿尔及利亚人拖家带口移居法国,在那儿生息、创业,传宗接代。如今,国家复兴安定了,他们又携带家眷回来了。这些女秘书大都是在法国出生,在法国长大,接受了法国的系统教育,满脑子都是法国文化,思想开放、活跃。外籍专家来了,女秘书个个殷勤备至,请坐、敬茶、陪笑、送别,样样优雅得体,有时还趁局长不在和我单独聊一会儿,把她们藏在坤包里的口香糖拿出来,请我品尝,有的还大方地探问我喜欢不喜欢她喷洒的法国香水,喜欢不喜欢阿尔及利亚姑娘,甚至直截了当地问我喜欢不喜欢她本人,等等。每当这时,我总要先表达与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友情如何深厚,如何喜欢阿尔及利亚人民,然后才进入正题,说也很喜欢她本人。时间一长,交往的次数多了,如此这般的回答就不能让她们满意了,她们开始撇着嘴问: “你们中国人这是怎么了?不就是个“是”还是 “不是”吗,干吗要绕这么大弯子?”她们不知道,我是在刻意回避一个字眼,这个字眼就是我们如今很容易挂在嘴上的“爱”,因为法语的“喜欢”和“爱”是同一个词,我怕说不好被她们误解了,让她们难堪。当我说出这个顾虑后,这些倍受法国文化熏染的阿拉伯姑娘却略带讥讽地说:“你们中国人真是太斯文,太讲究词义,而且不敢面对现实,你们就是心里有爱也不愿说出来,甚至不敢承认。我们跟你们就完全不同,我们要是爱上了哪个男人,就要爱他个死去活来,爱他个天翻地覆,如果做不了他的妻子,也要做他的情人,你要是不信,就走着瞧吧!”

       其实,我与这些女秘书的交往,都是些日常琐事儿,虽然大家都情真意切,配合默契,合作得非常投机投缘,甚至有时也不乏缠绵和亲昵,不乏爱慕和依恋,但是我却不能也不可以真的与她们任何一个谈情说爱,更不可像女秘书们声称的那样,爱他个死去活来。我知道,她们只不过是心直口快,喜欢表达自己的感受罢了。当历时两年的专家生活即将结束,当我离开阿尔及利亚,向她们告别时,她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:“说心里话,真的舍不得你走哇,可你的家人已经等你两年了。真诚地祝你一路平安,然后,顺利返回哦,请不要忘记,你是我们阿拉伯姐妹的大众情人,请记住,我爱你!”

       阿拉伯女秘书喊出的,不一定是心声,但她们真挚的情感却永远地铭刻在了我的心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