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千絮语

友情.爱情.亲情的倾诉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3份“奸情自述”让我彻夜难眠  

2011-01-28 10:37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时间锁定在1986年4月,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,我被选派到下属单位参加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工作。在这之前20年间,我所在的系统因各种原因处理了不少犯过错误的知识分子,现在国家要求落实知识分子政策,言下之意无疑是要对有问题的知识分子重新审核甄别,执行优待政策,把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我的任务是对3位曾被定性为“流氓分子”的工程技术人员,进行认真的复审和裁定。到达目的地的第二天,我让人事档案员把3人的卷宗全部抱来,随后关门闭户,从头至尾详详细细地翻阅起来。材料内容很多,来不及一一逐字阅读,我便把注意力集中在组织对他们犯流氓案的描述和定性结论上,特别是对他们的“犯罪自白”细之又细。为了既对当事人负责,又能表露我的感慨,不妨将他们的自白书按代号摘录于下。

       奸情1:男,36岁,项目部办公室主管。奸情自白:新项目开工的第二年初夏,我正在办公室忙碌,突然进来一位20多岁的女人,她自我介绍住在附近的村子里,是刚嫁过来的新媳妇,丈夫是军人,结婚10多天就赶回部队了,一个人在家烦闷,跑这儿看看有没有报纸、杂志什么的,消磨一下时间。我热情地接待了她,给她找来一摞报纸和几本杂志,她足足看了一个下午,还不停地问这问那,与我聊得非常开心。之后,她每天都来,有时还帮我料理杂物。有一天,她主动邀我到她家认认门,说万一她有事来不了,就让我把新报刊送过去,并说她每天只能和报纸、杂志作伴。我第一次到她家,她就很大方地用身子擦碰我,还大胆地拉着我的手触碰她的胸部,我怕招惹是非,急忙返回了办公室。一周后,村里放露天电影,她一大早跑来找我,说也替我放把凳子,请我陪她一块看电影。我按时去了,可看电影过程中,她不停地对我动手动脚,才看了一半,她就说不好看干脆回家睡觉去,并建议我也不要看的太晚。她走后,我越想越不对劲,就神使鬼差地来到她家,发现她虚掩着屋门,正在用水盆擦澡,我轻轻一推,门就开了,她一丝不挂地跑过来抱住我,于是我们就......

       奸情2:男,29岁,设计师。奸情自白:去年我在留守处搞设计图,炊事班的小琴对我很照顾,打菜打饭都有意多给我一些,我对她很感激,后来才知道她男人因工程事故伤亡了。晚上没事,她经常跑到我的房间聊天,说跟我在一起一点也不寂寞,我说没事就来我这聊吧,愿意聊多久都行,反正我一个人也很烦闷。时间过了一个月,我们仍然只是聊天,可有一天下大雨,外出的人都没赶回来,吃完晚饭小琴就跑到我的房间,刚坐下就开始抽泣掉眼泪,我问她怎么啦?她说你不是真心对我好,你是胆小鬼,你知道我想和你好,你却不敢碰我一下,你太让我伤心啦。于是我试着抱起她,她非常顺从,那事儿就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 奸情3:男,40岁,车间技术员。奸情自白:有一次去商场购物,认识了一位山东老乡,他就住在我们工厂旁边的山东村。老乡知道我常年一人在外生活作不容易,就提议如果有需要缝缝补补的衣物,可以拿给他老婆,并说她心灵手巧,针线活很有名气。就这样,我成了这位老乡家中的常客,衣服破了,掉了扣子什么的,我也不客气,随时送去请他老婆帮忙,时间一长,洗洗涮涮的他老婆也全包揽下来,于是我和他老婆越来越随便,有时候还开些荤玩笑,他老婆也不急不躁,还说什么时候连我的身子也包了。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,可后来我发现她是动了真情。有一天晚上我去取缝补的衣服,她假称没顾上缝,我说明天上午就要穿呢,她答应连夜赶出来,让我一定第二天一大早去取。第二天天刚亮,我就去了,发现大门没上栓,屋门也半开着,我敲了敲屋门,听她在屋里哼哼,说病了,让我进去把她扶起来。我一个箭步冲进去,却发现她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,还一个劲的冲我诡笑。于是我明白了一切,她一大早把自己的丈夫打发进城买东西,正等我来取衣服美美地痛快一回。从那一次开始,我两就一直偷偷地相好。

       看完这3份卷宗,已是晚饭时分,我匆匆用完餐,独自到户外散步,思绪一直无法从这3起奸情自白中收回来,乃至上床休息后仍浮想联翩,搞得彻夜难眠。我在想,如果被处理的是女当事人,她们在供词中又会如何表白?尽管我看到的只是男人的一面之词,事情的经过不一定像他们自己所说完全处于被动,可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,最后受处分的必然是男人,因为女人总被认为是受害者。奸情1的男当事人因为破坏了军婚,被开除公职遣返老家改造,奸情2致使寡妇怀孕,私下人流出了差错,导致寡妇死亡,被贬为工人,奸情3被老乡捉奸在床,扭送派出所,后下放后勤打扫厕所。在我的努力下,他们虽然先后又回到了知识分子的工作岗位,可他们的臭名却难以抹去,因为他们铭刻了时代的烙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